推广 热搜:

柜上嵌有黄铜裸钉的折叶和铜穗拉手,其上雕琢着简单的祥云流水纹

   日期:2020-01-13     浏览:0    评论:0    
核心提示:我没,我没大人,您在说什么?听到这个声音,薛庭儴眼前的迷雾突然散开,他一个打挺倏然从梦中醒来。入目之间又是这间昏暗的内
  “我没,我没……”

    “大人,您在说什么?”

    听到这个声音,薛庭儴眼前的迷雾突然散开,他一个打挺倏然从梦中醒来。入目之间又是这间昏暗的内室,胡三那张并不好看甚至有些丑陋的脸,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苦涩的药味儿,似乎还有腐朽的气息在轻轻飘动。

    薛庭儴动了动嘴唇,却没有声音发出。

    “大人,您说什么?”

    胡三十分着急,连声追问,可薛庭儴根本说不出话,胡三只能凭着自己猜想问道:“您是不是惦记着之前的事?您放心,您的话已经传给给张大人了,他已知晓王大人是您的独子,会按照您的吩咐去做。”

    薛庭儴眨了眨眼皮,胡三以为他还有什么话要说,附耳凑在他嘴旁,却只听到一句:“我没有……”

    再之后没有下文。

    等胡三着急抬头去看,却看到薛庭儴大睁着的眼睛,和灰青色的脸。

    他抖着手上前摸了摸对方的鼻息,却被惊得一屁股坐在地上。

    *

    冷风顺着破了洞的窗户纸里钻进来,兜头就吹了薛狗子一脸冰寒。

    他一个激灵,睁开眼睛。

    印入眼底的是间并不大的屋子,青砖墙黑瓦顶,墙上抹着白灰,却看起来灰突突的。房梁是原木色的,因为没有承尘,□□在外,其上挂着几个竹编的篮子,篮子里似乎放了什么东西,上面盖着蓝布。

    他躺在一张炕上,身上盖了床半新不旧的被子,被面看起来倒是干净整洁,实则里面的棉花瓤子已经硬了。

    而正对着他的炕脚,放着一排深棕色炕柜,柜上嵌有黄铜裸钉的折叶和铜穗拉手,其上雕琢着简单的祥云流水纹,看起来厚重而不失大方。虽在大户人家里算不得什么,但在农户人家已经算是一件能拿得出手的家具了。

    传个几代没有问题!

    这是他爹当年说的话,他爹是个村里最好的木匠。

    薛狗子感觉自己的头很疼,像似被人狠狠用锄头打了。他想撑着坐起来,却是浑身无力,又摔回炕上。

    他这才意识到自己是薛狗子,是薛家二房的长子,因为发生了一些事,他一时想不开肝火焚心病了过去,已经病了许多日子。

    他不是薛庭儴,那个薛庭儴是他梦里的人。

    他怎么可能是那样一个人?

    为了证明那一切都只是他做梦,他还特意地举手看了看。

    果然!眼前的这只手纤细而白皙,还没有长出男人应有的筋骨感,他今年才十四,怎可能活到七十多岁,最后还死不瞑目。

    薛狗子重重地吐出一口气,又望了望四周,心里才终于安稳了一些。

    外面有人在说话,声音顺着窗子缝就钻进来了。
 
 
打赏
 
更多>同类资讯

推荐图文
推荐资讯
点击排行
网站首页  |  关于我们  |  联系方式  |  使用协议  |  版权隐私  |  网站地图  |  排名推广  |  广告服务  |  积分换礼  |  网站留言  |  RSS订阅  |  违规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