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广 热搜:   欢迎您  铣床  重庆钢琴回收  封头厂  黄瓜苗基地  封头报价  缩管机  私家车  画册设计 

她仍在迟疑,那个叫做赵负的中年男人突然率先冲向前方的墙。看他有所动作

   日期:2021-02-19     浏览:5    评论:0    
核心提示:上班早高峰,挤在地铁里的上班人们,脸上带着短暂周末没能休息好的疲惫,麻木等待着被运送到目的地。角落里几声私语停下后,车厢
 上班早高峰,挤在地铁里的上班人们,脸上带着短暂周末没能休息好的疲惫,麻木等待着被运送到目的地。角落里几声私语停下后,车厢里一阵没有情绪的静默。
  
  徐子规一手搭着身上的包,一手抓着扶手靠在门边,车厢里冷白的灯光让她掩藏在妆容下的困倦无所遁形。她忍不住打了个呵欠,半垂着眼皮,双目无神地注视着外面隧道里一闪而逝的广告牌灯箱。
  
  太累了,累得不想动弹,就连察觉到身后一个男人在做些猥琐的小动作,她也懒得理会。
  
  直到那男人动作逐渐变大,越靠越近,徐子规才不耐烦地皱起秀气的眉毛,骤然扭头烦躁瞪视身后的男人,张口骂道:
  
  “磨针呢?有完没完?控制不住的话这边建议去找个兽医院做节育。”
  
  那贴到她身后磨蹭的中年男人穿着一身廉价西装,提着个旧公文包遮在身前,面对徐子规突然的暴躁骂声,脸上有几分做坏事被揭穿的慌张和羞恼。
 
打赏
 
更多>同类资讯

推荐图文
推荐资讯
点击排行
网站首页  |  关于我们  |  联系方式  |  使用协议  |  版权隐私  |  网站地图  |  排名推广  |  广告服务  |  积分换礼  |  网站留言  |  RSS订阅  |  违规举报